芭乐成视频人app免费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!

清舒到了青山女学,就看见女学大门口乌压压的一片人。

看着门口有村民拿着锄头木棍,清舒看向玉霞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玉霞摇头说道:“奴婢也不知道。”

看到马车上的标记,襄阳侯府的管事立即叫道:“符太太,我们府上的三奶奶逃到们女学,还希望符太太能将她交给我们。”

清舒气得笑了,朝着红姑看了一眼。

红姑掀开帘子走了出去,看向刚才说话的人道:“赶紧让路,不然的话别怪姑奶奶不客气了。”

那管事哪会愿意,朝着马车大声叫道:“符太太,青山女学可都是年轻的姑娘,包庇翟氏就不怕京城认为们青山女学……”

话没说完就被红姑踹倒在地上,吐了一口血。

蒋方飞见红姑动手了,当下朝着远处的庄头大声叫道:“还傻愣着做什么?将这些人给我们打走。”

也是要保护清舒安他们几个人不敢走开,不然的话他们就能将这些人撂倒在地上。

襄阳侯府的仆从大半都是贪生怕死之辈。见庄头真的对他们动手都撒开脚丫子跑了,就连那管事都不顾了。

纯白清新萌妹子户外自由奔跑

进了马车,红姑说道:“太太,这些人太没用了,挨了几下就跑了。”

若换成是蒋方飞他们,哪怕打不过对方也得咬掉对方几块肉才成。这徐家还百年的将门世家,端得没用。

清舒并不意外,说道:“襄阳侯府也就表面光鲜亮丽,内里早就不堪了。若不是攀上了衡相,谁认识他们?”

襄阳侯世子的嫡长女,嫁的是衡相的幼子。不得不说,徐家还挺会钻营的。可惜这些人只懂钻营取巧,却忘记一个徐家立足的根本。

马车进了女学,大门很快又关上了。

清舒去了自己落脚的院子,坐下后与玉霞说道:“将那位徐三奶奶请到这儿来说话。”

听到她用请字,玉霞有些意外。

等她出去以后,红姑问道:“太太,咱们要管这事吗?管了可就彻底得罪襄阳侯府了。”

“我跟襄阳侯府本就有仇。”清舒说道:“来得晚不知道,当初徐家的九姑娘与人有私情,他们为遮丑将将那九姑娘许给沈湛。后来徐九不知道怎么的跟信王世子有了首尾怀了身孕,他们什么解释都没有就直接以两人八字相冲退亲。”

这些事红姑还真不知道:“徐家欺人太甚了。太太,沈家就这么吃了哑巴亏吗?”

清舒摇头道:“这事被我查出来了,沈伯伯跟襄阳侯府要了赔偿。只是襄阳侯府气不过,指使福州知府陷害沈伯伯。若不是那知府贪财想要沈家所有的财产,沈伯伯已经被他们害死了。因为沈伯伯被关键监狱,我娘差点没了命。而那沈湛也跟得了失心疯一样认为我拆散了他的姻缘,每次见到我都跟仇人似的。”

“襄阳侯府的人并不知道徐九的事是被我查出来的,但因为沈家的关系这些年他们暗地里没少做恶心我的事。”

也就是她有镇国公府撑腰,所以襄阳侯府的人只是败坏她的名声不敢做其他。不然的话,这些人定会将他生吞活剥了。所以,得罪襄阳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玉霞很快将徐家三奶奶带了过来,费嬷嬷跟那位池先生都跟着来。

清舒是见过徐三奶奶的,所以也不需要再验证身份了:“我刚才在来的路上遇见了襄阳侯世子夫人,她要我将送回侯府。”

翟氏跪在地上说道:“符太太,我知道不该跑到这儿来麻烦,但我真的是没地方可去。”

清舒说道:“这儿是女学,我得为学堂的所有学生负责。所以,我不能让留在这儿。”

翟氏如今名声尽毁,她是绝对不能在青山女学这儿过夜。没办法,她这样的名声要住在女学会惹来流言蜚语。青山女学都是小姑娘将来都要嫁人的,不可能让翟氏拖累。不然的话,就是对这些孩子不负责任。

翟氏点头道:“我知道,我只是想求符太太让送我去刑部。”

“要去告状?”

翟氏说道:“她们想要我的命,若不是我昨晚偷跑出来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他们不让我活,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翟氏眼中带着强烈的恨意。

在听到这件事时,清舒就知道翟氏所谓的奸情是假的。如今看她这这样,清舒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。

清舒朝着玉霞跟费嬷嬷等人说道:“们下去吧!”

翟氏已经决定豁出去了,她说道:“符太太,不用回避,等到了刑部我也要将这些事说出来的。”

清舒沉默了下问道:“说徐府的人想要杀,证据呢?没有证据官府不会受理的。”

翟氏摇头道:“我知道,但我去刑部并不仅仅只为这件事。”

清舒有些讶异,说道:“那与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事?”

翟氏先说了昨天的事:“符太太,我昨日是被算计的。我本在前院招待客人,是我的贴身丫鬟说徐舟找我,所以我就回去了。谁想我走到半路被人打晕了,等醒来的时候就有一个男人压在我的身上。我挣扎不开,就拔了头上的金簪刺向他,刺了他好几下流了很多血。”

清舒有些讶异,说道:“我只听闻们被发现的时候不着寸缕,并没听说受伤流了血。”

翟氏冷笑道:“若是传出那人被我刺伤,又怎么能坐实我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罪名呢!”

池先生听了眉头紧蹙,问道:“小寒,的意思是徐家人算计的?可是徐家的儿媳妇,名声臭了对他们并没有好处。”

翟氏说道:“表姐,那贱人的目的不仅是搞臭我的名声还想要我的命。当昨日那贱人是算计好了让我那好婆婆来抓奸的,只是出了意外多了兵部侍郎以及步兵营副统领的家眷。我那好婆婆碍于名声不敢弄死我,就准备今早送我去狮子庵。”

听到狮子庵三个字清舒的心不由跳了下,不过很快她就平静下来:“说的贱人是谁?”

“自然是我那好大嫂叶梓月。”